wheresmypud

【蝠丑/正剧/侏罗纪世界AU】Eternity 01

阿卡姆梨花树:

·古生物学赞助商兼研究人Bruce/转基因狂暴龙Joker
发情与寻觅配偶时会变成小龙人的Joker。
·把恐龙写得像条狗一样一点也不凶


·卡肉
·你们不要在意一个文科生对于生物学专业知识的描写了
  听说原片内和原小说对迅猛龙的理解都有误,所以它的具体外貌是什么我就完全乱来了。


·雷点:背德的科学实验/大批路人死亡+血腥描写/人x兽人/形似ABO的性别分化


1.

“你好。由于我不知道镜头那边会是谁正在看着这一切,所以我说,你好,镜头先生。Bruce·Wayne。这是我来到该基地的第一周。”

电脑荧屏里跳出了那张经常活跃在头条报纸上的面孔,这段视频的历史很久了,大概在七八年前,那时的韦恩集团董事还是名副其实的青年企业家,比起如今的老练多了几分稚嫩。面对镜头,他的举动已经十分熟稔了,滔滔不绝地说着具有个人风格诙谐色彩的场面话。不过,因为这项工程的特殊性,他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有几分抑制不住的激动。

“作为这批生物实验的赞助,我今天来到这个基地,并且着手负责一部分的训练工作。这里是迅猛龙培育基地,这些小怪兽的所有行动,出于利益保护,当然,与安全考虑——都应该在我们掌控之下。我们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三种分化性别之中,我们培育了只身为Beta的样本。目前成功孵化的,有三只,它们在这里。”

镜头转向了那些尖声鸣叫的幼龙,它们看起来就和待哺的雏鸟没什么区别。

“很显然它们是饿了,看看它们。”

Bruce的声音里带着温和的笑意,他那时没有成家,如今尽管被层出不穷的花边新闻包裹,却依然独身。面对这些小生灵,他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孩子。

“其中一只总是非常喜欢我。就是那一只,它有点儿太活泼了,和它的同伴们都不一样。虽然它出生时被宣布营养不良,对,看它还是那么瘦。它体现出了很优秀的体能和惊人的智力,我有点儿担心它日后会超出我们控制的范围。不过——就好像是它的养父,在一切不可收场之前,我还是为我的孩子感到由衷的高兴。”

镜头移向那一只尖声鸣叫的,格外瘦弱的迅猛龙。它通体包裹着深褐色的鳞片,凸凹不平,显得深浅不一,身上被有墨绿色的花纹。和它同类的恐龙一样,它有一双透着杀手气息的金色眼睛。瞳仁的形状很特别,像一个清瘦的人站在金色的潭水之中,望着Bruce的方向。

“它的叫声我觉得有时会挺像人在笑,真不可思议,不过晚上听到的话应该会有点儿吓人。”Bruce无奈地低下头摸了摸它的脑袋,这些小家伙牙齿还没有发展到能把人的手臂咬下来的程度,“我们人类是高兴才笑,不过它好像就分不清场合的样子。我猜我得花一点时间才能知道它叫声代表什么,心里想什么……看,假如,我表现出痛苦,软弱的样子,就像现在这样,它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Bruce弓下腰,蹲了下来,目前这个举动是没有风险的。其他两只迅猛龙遵从着生物的本能,跳到他的背上,用锋利如小刀一样的爪子抓着他的衬衫,把嘴埋在他黑色的发丝里扯弄。而那一只很特别的龙则是把视线移到了他身上,跑了过来,仅此而已,然后它发出自己特有的鸣叫。

“看见没有,我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但是在人类社会里,它是在取笑我。”Bruce把背上的两只小家伙扯下来,总结道,“目前它是最聪明的,同样也是最没有伤害我的打算的一个。”


--



“……Bruce Wayne。我猜我已经用不着自我介绍了。这是我来到这个基地的第十周。它们长大了不少,我猜它们的童年就和小宠物一样短暂,尽管它们现在可以毫不费力地凑在一起密谋把我扯成碎片。不过,我有了新发现——”



他轻声地说着,那些迅猛龙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偶尔觊觎一下他背后货架上的食物。



“当我……表现出痛苦,软弱的样子,看它们。”



Bruce低声对着镜头说,慢慢蹲下,其它两只龙试探着,伸着长脖子踱步过来,没有爬到他的背上,用头轻轻拱着他的肩。



“这只是开始。”他小声细语,直到最后那只迅猛龙注意到了这一切,它奔跑过来,看起来有意排挤开其它两只离Bruce太近的龙,极尽它天生的猎杀本能与它们争斗。



“瞧,多么不可思议。”他说,然后不得不直起身子,把这只惹是生非的绿花纹小龙从混乱的战斗里揪出来,“我没事,Joker。”而小龙只是露出了沾着血的牙齿,对他似笑非笑地作出一个龙能扯出的最复杂的表情,然后鸣叫着扑到他怀里,蹭着他的肩。



“我好像忘了跟你们说,我给它起名叫Joker。其他的两只——那是Queen和King。它本可以叫Jack,但它远比一个单纯的侍从要聪明得多,不是吗?”Bruce抚摸着它的脖子,“它最聪明,能够明白人话,但它不像同种类的其他迅猛龙一样,它能在收到人类的讯号后,作出自己的判断,就像Queen和King学会了安慰,而它同时学会了安慰和嫉妒——正是最贴近爱的一种感情。它有最强的捕猎天赋,在体格上它略逊其他龙一筹,不过,它的动作那么敏捷,完全可以弥补这一点。”



Joker见到他恢复了精神,于是呲着尖牙看他。



“值得一提的是,它攻击性有些太强了。我不知道它是天生如此,是一个缺陷,或者是一样宝藏。它在认知人类的情感上,仍然有所缺陷。它得到惩罚比得到食物更加高兴,我是花了很久才让它学会用温和的方式来安慰一个处于困境的人类,它似乎认为敌对是爱的方式。”



他捏住了小龙示威的嘴巴。



“你究竟是聪明透顶还是个傻瓜呢,Joker?”



即使如此,Bruce的眼角和言语之间仍然有抑制不住的自豪的笑意。



2.

那已经是很久一段时间前的回忆了。Bruce熄灭笔电上的视频图像,把它的盖合上,疲倦地捏着发酸的眉骨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他偶尔会回忆起在实验基地里温情的片段,尽管那一切是那么美好,不过依旧逃脱不了活动非法的本质。本身这个企划是在他的父亲Tomas还在世时与老友入股的,没人想得到这个天方夜谭一样的想法真的会成功。



它的成功来得也的确太迟了,时间的代价和金钱上的花销是那么巨大,大到自己已经成人才初露雏形。那些生灵是奇迹孕育的产物,是高精的科学技术钻了自然规律的空子。他总是忍不住想,在他退出这个项目时,那些恐龙会去向哪里。



“后来它去了哪里?”

站在他身后的Barbara问,一个直击他内心疑惑与痛楚的问题。



“剩余的两只,King死于后天的未知疾病,那是遗传缺陷,属于我们不可控制的部分。Queen和Joker一样下落不明。在我退出之后,他们只给我留下了这些视频。”



“当初为什么退出了?既然你看了这么多次,我猜你一定很想他。”



“后来的交易就没那么干净了。”Bruce解释道,“规模很大。我还不能猛一下以我任何一个身份简单摧毁它,蝙蝠侠或韦恩集团的领导,凭借他们自身的力量想要一夜之间实现这个目标还太薄弱了。必须交替着行事,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为哥谭不止有这一个臭名昭著的地下利益链。我得不动声色。直到我弄明白,他们当初在偷偷进行的实验是什么。”



“他们说是为了保护它们。”她阐述道,“但我并不相信这种三流记者才会往报纸上写的鬼话。”



“聪明点的人都不会相信。”Bruce说,然而还是把眼神移到了笔电上去,怔怔的,“有耳闻吗?他们面向各地的商业大亨在组织拍卖会。”



“我猜他们肯定不是只拍卖恐龙化石。”Barbara想了想说,“你得去看看。”



“那是自然。”他很淡定地说,好像这就跟去一场超市促销没什么区别,“尽管开除了内部人员籍,我还是一个合格的有钱人,不是吗?这种事情不应该少了我。”



他没能告诉Barbara,Queen的确是在他退出后下落不明,但直到他退出的前一天,还在那个园子里无忧无虑地生长。但Joker不同。正如此行业业内一位教授所说,生命自会找到它自己的出路,这在Joker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他们试图用全员Beta的育种原则保证恐龙的生育死亡都在掌控之中,但是,Joker伴随着初次发情期的狂躁不安,暴露了它分化出Omega的性别这一点。



这是致命的,他会被拉去实行药物注射,然后死亡。他想过试着隐瞒,因为Bruce也的确格外喜欢这只感情特别的迅猛龙。但出于安全协约考虑,以及它容易被人利用的破坏力,他必须按照原则办事,在一切失控之前,他得亲手把自己最喜欢的孩子送向地狱。



它的人形不会说话,苍白的脸上布着鳞片生长的痕迹,一条坚硬的尾巴从脊柱生硬地长出。它好像从来没有那么听话和安静过,那个晚上它像人类那样呜咽,蹭着自己,不是在乞怜存活的机会,而是不舍。Joker一直胆子很大,它不害怕被威胁生命。它伤心是因为知道Bruce来到他面前抚摸和照顾它的时间越来越少。它喜欢跟Bruce玩,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但是这场短暂的游戏就要结束了,被他的死亡和Bruce的离去而生生隔断。



“抱歉,亲爱的。”



他搂住Joker的脖子。它在自己离开这里前,显得格外狂躁,低落和不安,现在只剩下难过。



“原谅我所做的一切。”他说,“你也许不会知道,但我终将要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向你保证。在送走你之后,一切都不会让我好过的。”



3.

拍卖会的现场很黑,不知道想营造出什么气氛,或是要借此暗杀谁,这完全有可能,来到这的自己作为以前的合伙人简直就是部分人想要除掉的眼中钉,而没有蝙蝠战衣的自己就像一个活靶子。Bruce不认为能住得起古堡别墅的卖家会交不起几百美金的电费,他准备随时与自己的后台管家联系。防御措施依旧在这种情况下聊胜于无,他还是得卯足精神提防一切敌害。



Barbara说对了,他们不是拍卖恐龙化石,否则那和鱼龙混杂的慈善拍卖会还有什么区别。况且,在活生生的恐龙能够被营造出来的前提下,它所有的研究价值只是在疯狂地下跌。那么是否是这个项目在初期一直花高价收集的古吸血虫琥珀化石之类的呢?



不,这群人就是在拍卖活生生的恐龙。



尽管对这一切做足了功课,对这项计划的目的也早有耳闻,但他见到那些为了活体战斗机器的价值而沸腾的发战争财的疯子们,还是暗暗为哥谭市看不见光明的前途担忧。他是这儿的首富,但他一直没有开口。Bruce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等待什么,或许是等着那群被装上货车的恐龙售罄,然后错失良机。不,他承认自己过于急躁了,现在实在不是一个可以开口发言的好时机。



个子很大的食草恐龙,性情凶悍的肉食恐龙,Bruce依稀记得这个企划的一开始只是为了建造一家不可思议的公园,后来创造肉食恐龙也变成了可获准的事情,所以自己才会与Joker相识。七八年过去了,没有人对克隆恐龙做出过任何长期的调研,一切行动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他不知道Joker如果那天没有死去,是否能够存活到现在。他想到提早死去的King,还没度过它的幼年期。这里就像一场黑暗的艺术秀,贩卖着一样又一样致命的武器。



甚至勾起他经年以前愧疚的回忆。Joker。



“——今日能够出售的恐龙已经售罄,接下来出场的是最后一样展品,不过它并不参与这次拍卖,我们还在对它进行研究。拜它得天独厚的特殊体质——多讽刺啊,一切的开始是我们的基因操作出了问题,但我们在日后的研究中成功让融合暴龙与迅猛龙的特质,它变成了一台足够残暴,敏捷,也足够听从指挥的杀人机器。拜我们过去一些小组人员的经验所赐,它能够听得懂人的指令……当它亮相时,你们会感觉震撼的。”



Bruce的心突然一沉,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传送带上锁死的笼子,看着那个还浸溺在黑暗里的恐龙的影子。



四名警卫紧跟在那条卧着的恐龙身旁,随着传送带缓慢的速度从两侧的小门里走出来。今晚的大明星毋庸置疑是笼子里的杀手,而非拿着电棍的他们。即使如此,他们仍然以任务为借口,用电棍不停触动着那只恐龙的身体,使它强迫打起精神,它开始冲笼外的人咆哮,人群中除了Bruce的所有人都发出如狼群一样的尖声欢呼。而Bruce的手指在发抖,即使这只恐龙的身体已像核辐射过一样扭曲变形,牙齿尖利细密,背上长出墨绿色的毛刺,爪子锐利而坚硬,他还是能一眼认出,那是他的Joker。



他们答应自己会妥善处理掉他,他们承诺过不会让他受苦的。



Bruce不相信被改造成那样的怪物,他的Joker会毫发无伤。他觉得愤怒就要催使自己失去理智,但他依旧按兵不动。



“它的体型看起来并没有暴龙大。”台下的一人发出质疑,“你要把它卖到多少钱是你的自由,但你不能把它卖得超过霸王龙,不是吗?”



“它看上去就是迅猛龙的滑稽版,努力在讨人发笑。”另一人附和道,“背上的异形让它看起来像只驼背的弄臣。”



“先别急,我们得看到最后。以及,它不参与拍卖,它还在研究中。没错,它的确是一只迅猛龙,不过经过改造之后,它比那更强。它体质很特殊,生育能力是十分稀有的。我们本来想通过它杂交来产生后代——不过这样和那样的原因驱使,还并没有成功。”主办的人说,“最著名的将领不是依靠单纯的力量,他也需要头脑,一个不听指挥的武器是毫无用处的。”



他拿着手里的激光照向台下一人,发出特殊的声响。



他的Joker突然被激发了精神,向着灯光指着的方向露出了所有尖利的牙齿,看起来咬合力足够把一块钢板咬出洞。它几乎要扑出笼子,直到周围控制场面的保安用电棍不停地打它,它才安静下来,却一直用金色的眼睛锁定着目标。



“正如我刚才所说……”



“一千万。”



有人竞价。Bruce的蓝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身为这个身份的特殊的傲气让他有足够的自信,假使主办方真的利益熏心让Joker参与了拍卖,那么没有人能叫价叫得过自己。没有,绝不会有。



“四千万。”他说。



“它不参与……不,Mr.Wayne,加价的筹码是一百万,您不能……”



“五千万。”Bruce看着那只恐龙,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



全场鸦雀无声。



“还有比这出价更高的吗?”站在台子上的人问,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全场没有人再表示质疑。但从一开始,坐在最后排的Bruce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一致达成了不成文的共识,不会让这只恐龙再落入当初知晓一切的人的手里,但是要把他的钱套到手,还要让这个人永远都说不出话。




4-5后面太血腥了发不出来 这个地址不会翻车的 别再问了

评论

热度(69)